和平网|佛教新闻|宗教资讯|中国佛教
丛林资讯
寺院动态
法师动态
专访高端
专访大德
佛学经典
学术报告
碑文镌刻
影视经典
和二说
和平禅茶
更多•••
学术报告
国家图书馆三件早期雕版印刷佛经修复与保护

2019-07-24 22:04

来源:国家古籍出版社    作者:胡泊

[原标题] 国家图书馆三件早期雕版印刷佛经修复与保护

 
 
穿越千年,大国工匠妙手仁心延续文脉
——写在三件早期雕版印刷佛经修复案例出版时
 
2015年,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在文化部、财政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在本馆各部处通力配合下,三件国宝级文献入藏国家总书库,分别是五代后唐天成二年(927)刻本《佛说弥勒上生经》、晚唐五代刻本《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五代北宋刻本《弥勒下生经》。
 
天成二年刻本《佛说弥勒上生经》是继唐咸通九年(868)《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之后,世界上现存有明确纪年的第二早雕版印刷典籍,为我国境内现知最早的雕版印刷实物;李仁锐雕印《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虽无具体雕版印刷年款,但据经典中加入的出现于晚唐的“众生段”,判断此经雕刻印刷时代应在晚唐至五代初期;《弥勒下生经》,通卷背保留了五代写本文书,据其上乾祐、广顺年号,推测雕版印刷的时间应该在五代后期至北宋初期。
 
国家图书馆作为国家总书库,其善本特藏上起殷商甲骨,下至近现代名家手稿,有近300万册件的海量收藏。其中存5—11世纪敦煌写本16579件,宋元刻本1700余部。但作为被称为文明之母的印刷术的故乡,目前存世最早的印刷品——敦煌藏经洞出土的唐咸通九年(868)《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由于历史原因现藏遥远的英国国家图书馆,而中国的国家收藏中有确切纪年的早期印刷品有所缺失。此三件文物的入藏,在早期印刷技术和纸张使用的认识等诸方面,具有重要价值。三件刻本中的天成二年刻本《佛说弥勒上生经》与咸通九年(868)《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相去59年,是中国境内有确切纪年的存世最早的印刷品,恰可上承唐写本,下接宋元刻本,于中国古代书籍史,可承上启下,其入藏极大地提升了国家总书库的馆藏质量。
 
令人痛心的是,三件早期印刷品入馆之初,破损极为严重,处于急需抢救的状态。对其进行修复时,以何种理念采取何种修复方案和技术手段,达到最为理想的修复效果,具有重要意义。
 
国家图书馆早在京师图书馆时期,就配备了文献修复人员。1949—1965年,《赵城金藏》全面修复,让残破的国宝级珍贵文献获得新生,其后敦煌遗书、《永乐大典》、西夏文献、天禄琳琅旧藏陆续得到修复。2007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古籍保护工作的意见》,在全国大力实施“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同年,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在国家图书馆挂牌,国家图书馆的职能得以拓展,承担组织全国古籍保护的使命,国家图书馆的古籍修复更是进入新的高速发展期。2008年,国家图书馆古籍修复技艺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国家图书馆文献修复组被文化部确定为“国家级古籍修复中心”,2012年,国家图书馆古籍修复师杜伟生先生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籍修复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13年6月,文化部委托国家图书馆成立了“国家图书馆古籍修复技艺传习中心”,2014年,国家图书馆文献修复组被中组部、中宣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科技部联合授予第五届“全国专业技术人才先进集体”,文献修复组朱振彬、刘建明先后被中组部、中宣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科技部联合授予第十二、十三届“全国技术能手”称号。2015年,国家图书馆文献修复组获得国家文物局可移动文物修复资质。
 
2015年,国家图书馆古籍保护实验室挂牌“古籍保护科技文化部重点实验室”,科学的检测、标准的制定,从经验到科学,文化与科技融合,国家图书馆的文献修复保护厚积薄发,让古籍修复这一古老的技艺在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三件早期印刷品入馆之前,“古籍保护科技文化部重点实验室”已开展相关检测,获得相关数据。入藏国家图书馆后,古籍馆根据馆统一部署,组织古籍版本专家与修复专家共同商讨修复方案,解决技术难题,在本馆佛经类文献修复经验和技术基础上,针对三件早期刻本的特殊性开展修复保护工作,目前已高质量完成两件珍品的修复。《弥勒下生经》背面通卷裱补,内夹通篇文书,修复需要更加深入的研究和更新的科技手段介入,本着科学的态度,其修复暂缓进行。
 
2018年1月1日,《公共图书馆法》正式实施,第二十二条特别明确国家设立国家图书馆,主要承担国家文献信息战略保存、国家书目和联合目录编制、为国家立法和决策服务、组织全国古籍保护、开展图书馆发展研究和国际交流、为其他图书馆提供业务指导和技术支持等职能。国家图书馆承担的古籍保护责任因此更加明确,恰好古籍馆三件早期印刷品基本修复完成,将研究文稿和纸张分析、修复路线确定、修复工作的实施等全部修复保护过程作为古籍修复案例,诉诸文字,公诸于世,旨在与业界分享,互相促进,提升古籍修复的学术含量和科技水平,推动古籍保护工作更加科学化、规范化,更好地履行国家图书馆在古籍保护方面的职责。
 
谨此修复案例出版之际,我真诚地感谢对三件早期印刷品的征集给予关怀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感谢提供支持的文化和旅游部、财政部、国家文物局等领导机构,感谢北京保利拍卖公司的配合,感谢参与此事并为研究、保护、修复、拍摄等工作付出心血的所有专家和同仁。此次修复工作再次显示修复与研究的跨界联合,传统手艺与现代科技的有机融合的创新活力。大国工匠,在新的时代让古老的技艺以新技术、新模式传承文明,服务社会,以其妙手仁心延续中华文脉,让世界记忆在不断延续中得到永恒。
 
韩永进
(国家图书馆原馆长 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原主任)
 
后  记
 
我们编纂的《国家图书馆古籍修复案例丛书》又出新书了——《中国国家图书馆三件早期雕版印刷佛经修复与保护》。每一次修复案例的出版,都会经过修复方案的制定、修复过程的详细记录、图片的拍摄和文稿的组织、编纂、审核、校对等过程。而她的公开出版,犹如将精心培育的成果推向社会,接受行业的检验,欣喜中不免忐忑。
 
此案例的修复对象为2015年国家图书馆入藏的早期印刷佛经。这是继敦煌遗书修复工程后,国家图书馆针对佛经类文献保护修复工作开展的又一重点修复项目。在继承以往宝贵经验的基础上,此次修复工作融入了最新的修复材料、技术手段和文献保护理念,达到了预期的修复效果,并取得了多项技术成果,是传统古籍修复技艺与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的成功实践。在先期对文献用纸的成分、厚度、帘纹样式、定量等关键数据进行详细检测后,修复人员按照检测数据,对文献用纸进行了再造复制;为保证补纸颜色与佛经协调一致,修复人员查阅文献资料,选用古法植物染料对补纸进行染潢,并使用色差仪反复试验对比;为探清佛经粘连区域内部情况,启用了红外相机进行观测。这些手段,使得本次修复工作不仅最大限度地做到了“修旧如旧,最小干预”,而且使国图古籍修复工作的科研水平迈上了新的高度,为今后更加科学、规范地开展大型文献修复项目奠定了基础。
 
此次修复,对国图古籍修复人才培养工作也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在项目团队人选上,一方面延请边沙、李英等多位具有35年以上修复经验的修复专家,他们倾尽全力,施展技艺,保证修复工作高标准实施。另一方面,大胆启用多名青年修复骨干,采用新老配合、以老带新的方式,让青年修复人员充分参与重点藏品实际修复,使其在技能、经验、学术和自信心方面均得到了显著提升。
 
此次修复能够顺利完成,得益于相邻科组的共同研究讨论,得益于李致忠等专家的学术指导,得益于各级领导的科学决策和支持。修复人员严谨的治学态度、高超的修复技艺、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在此次修复案例中也得到了充分展示。现通过此书的编辑出版,全面总结此次修复工作,希望通过其中较为详实的资料,与业内同仁分享,并接受方家严格检验,以共谋发展、有效提升修复行业的水平。
 
                                                                                                             
 

[责任编辑:和平网编辑 ]

色与空的迷思:世俗与佛教如何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八个字出...

福州鼓山涌泉寺藏经楼重
第一批回到藏经楼的经书

2019年河北省秦皇岛市法云
为绍隆佛种,续佛慧命,

慈恩佛学院副院长普俊法
普俊法师俗名王瑞斌,1

韩国天台宗总务院长门德
2018年12月9日下午,韩国天

农历十二月十七 明代高僧
紫柏真可大师,明代四大

中日佛教友好使者则竹秀
北京灵光寺讯; 2018 年

电话:400-866-1999 | QQ:3065966858  257014198

义工群:QQ 336330308

邮箱:hpw@hepingnet.com

@2015-2018 HePingWang Inc.Copyright @2015-2018

和平网 北京和平网科技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0683号-1